“沒關係,我住校衝刺高考,最近不回家了。”

趙鋒如實奉告,李麒麟身為二代,從不仗勢欺人,還經常幫助同學,算得上是二代中的另類好人了。

李麒麟笑道:“這樣最好,你下手好快,我剛有當丹頂鶴同桌的想法,你就付諸行動,捷足先登了,高考一飛沖天,記得關照一下我。”

趙鋒恭維道:“李少是大人物,關照小弟還差不多。”

黃俏俏不爽的道:“我哪有那麼好,都想坐我旁邊,我的便宜可不好占。”

鈴鈴鈴!

上課**響起,趙鋒坐回座位,又掏出了化學課本,微笑道:“化學我也不會,講一下元素週期表吧。”

黃俏俏滿臉苦澀,哀怨的道:“饒了我,好不好?”

趙鋒嚴謹的道:“光做高難度試卷冇用的,高考就出基礎題,你給我講解一遍,當自己複習一遍,兩全其美的好事,上哪找去?”

黃俏俏無奈的道:“聽你說話的意思,你在幫我複習。”

趙鋒點頭道:“我為人人,人人為我,我的節操多麼高尚。”

黃俏俏啼笑皆非的道:“你還有節操,節操早掉地上摔碎了吧,就知道忽悠我。”

兩人說說笑笑,一邊複習一邊鬥嘴,一天時間很快過去。

晚自習放學,趙鋒和金富貴回到單間寢室,寢室隻有兩人住,取出課本複習起來。

轟隆!

夜空劃過一道銀色閃電,貫穿了烏雲,落下瓢潑大雨。

校門外的花壇前,黃大彪捂住大光頭,飛身跳落地麵,左右蹲著吸菸的小青年,不約而同跳到地麵,找地方避雨去了。

豆大的雨滴落下,彙聚成朦朧的雨幕,瞬間籠罩黑夜。

黃大彪等人無處避雨,澆得狼狽逃竄,狂奔出上百米,躲進車棚裡避雨。

“太囂張了,趙鋒跑哪去了,咋又冇出校門?”

黃大彪淋成落湯雞,雨水順著大光頭滑落地麵,鬱悶得要吐血。

“死猴子快說話,彪哥問你話呢?”李油附和道。

“趙鋒上晚自習了,我親眼看見的,放學冇出來,不會住寢室了吧。”侯三狐疑道。

“你咋不早放屁,害得大家白等了一晚上,宵夜你請客。”黃大彪憤慨的道。

“我口袋裡冇錢,早上出門買了一包紅塔山,早自習就讓趙鋒給搶走了。”侯三道。

“今天又撲空了,等雨停了,大夥散了吧。”黃大彪憋屈的道。

這一夜。

暴雨連綿不絕,洗刷燥熱的天地,早上七點才停雨。

黃大彪等人悲劇了,學校半夜冇有出租車紅過,躲在車棚裡忍了一夜,那是饑寒交迫,寒風瑟瑟,不傷風感冒就奇怪了。

混混倒黴透頂,集體得了重感冒,跑去醫院打點滴,都找黃大彪報銷。

黃大彪徹底悲劇了,憋氣帶窩火,風寒入體得了重感冒,還要倒貼醫藥費,住院起不來了。

侯三和李油也冇跑了,感冒打針一條龍,請假去醫院了。

早自習下課,趙鋒意外得到訊息,黃大彪等人昨晚堵他,遭遇暴雨團滅,全部進醫院打點滴去了,貌似有點邪門。

趙鋒憋著大招,冇等對黃大彪出手,這貨自己撲街了。

經過一週的刻苦複習,丹頂鶴毫無保留的講解,趙鋒的理綜成績飛速提高,很快迎來了全市高中模擬聯考。

市裡共有十八所高級中學,考生接近萬人,所有學生全部打亂,按照高考模式發準考證,分配到各大高中考場,統一時間進行考試。

二中位於市郊,位置有點偏僻,要坐二路汽車才能到達。

趙鋒點背分到二中,白嘉馨也冇能倖免,都分配到二中考場。

黃俏俏和金富貴很幸運,留在本校一中考場。

清晨。

二路汽車搖頭晃腦,晃晃悠悠向前駛來,停在了一中站點。

趙鋒考試輕裝上陣,手拿著黑袋子包裹的鐵質文具盒,彷彿提著一塊板磚,飛身進入車門,投入一枚遊戲幣,瞬間空氣一滯,熱浪潮水一樣襲來。

車廂裡人滿為患,擁擠如同沙丁魚罐頭,座位上都坐著老頭老太,準備考試的學生穿著便服,捉襟見肘站滿了過道,其中還摻雜著半大老頭。

不知道從何年何月起,老頭老太占領了公交車座位,不管是到哪的公交車,座位上都坐著無所事事的老頭老太,忙碌一天的上班族和學生,隻能傻愣愣的站著,有座位也不敢坐,坐了也得讓座,尊老愛幼是美德。

嘟!

汽車驀然啟動,巨大的慣性襲來,車廂裡的所有乘客向左側傾斜,趙鋒扶著把手,發現乘客裡有幾個熟人,班長朱逸群站在後排,錢大鵬坐在角落,還有一個熟悉的女生身影,整個人被一個半大老頭堵在後排死角。

“白嘉馨!”

趙鋒微微蹙眉,眼神盯著熟悉的女生,正是號稱“小李加薪”的白校花,這個時代的李加薪,號稱香江第一美女,美名席捲亞洲,那是無數男同胞的夢中女神。

白嘉馨天生麗質,又是十八歲的花季,殺傷力可見一般,幾乎是男女老少通殺。

白嘉馨素麵朝天,明眸皓齒,高馬尾紅髮夾,今天冇穿藍白學生服,穿了一條花裙子,還有一塵不染的小白鞋,手裡握著筆袋,死角的位置很是尷尬。

車廂裡人山人海,捉襟見肘,白嘉馨都後悔死了,冇聽媽媽的話坐自家小車,跑來坐二路汽車去二中考場,遇到這種倒黴事,被擠到車廂死角。

最最最可恨的是,半大老頭擠了過來,雙手橫在左右把手,愣是封住死角,讓白嘉馨無處可退。

半大老頭滿臉壞笑,三角眼宛如毒蛇,不懷好意盯著麵前的獵物。

白嘉馨很是鬱悶,大眼睛望向旁邊的朱逸群和錢大鵬,投去求助的眼神。

朱逸群欺軟怕硬,假裝看不見。

錢大鵬更加**,望向窗外看風景。

白嘉馨求助無門的情況下,半大老頭又向前擠,目的顯而易見。

轟!

突然,一個黑色袋子橫掃而過,重重拍在半大老頭臉上,身軀橫著倒退三步,差點跌到在地。

半大老頭瞪圓三角眼,怒視麵前的冷酷少年,氣得差點吐血,怒罵道:“小兔崽子,敢偷襲老夫......我.......啊!”

轟轟轟!

話還冇有說完,黑色袋子狂風暴雨落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