虞霏此刻腸子都要悔青了,她心情不好,一時興起到酒吧喝了幾杯,哪知道會遇上這事。

可她一個女人,又如何能擺脫五個大男人呢,想著等下自己所要遭遇的侮辱,虞霏急得眼淚都出來了,心頭不禁乞求著:老天爺,這時候誰要是救救我,我虞霏就嫁給他!

“刺啦!”

可下一刻,裙子被撕裂的響聲傳來,虞霏被無情的現實驚醒,整個身子一僵,心頭瞬間陷入一片死灰絕望。

“喂,你們乾什麼?”

而就在虞霏最為絕望的時候,一道喝聲自旁邊傳來。

五個混混齊齊停手轉身看去,隻見路邊站著一對青年男女,應該是情侶,喊話的正是那個男子。

而這邊的動靜也驚動了附近的路人,大家都停下了腳步。

見有這麼多人在,虞霏在絕望中看到了希望,連忙喊著:“救命,救命啊!”

其中一個混混見狀,對著那喊話的男子傲慢的問道:“小子,怎麼,要管管我們三合會所的事?”

那男子身邊的女朋友一聽,連忙喊道:“對不起,對不起,我男朋友喝多了,我們這就走,這就走!”

說著,她拽著男朋友就走,周圍的幾人一聽‘三合會所’,也是個個麵露懼色,趕忙紛紛繞道,毫無出手相救的意思。

原本看到希望的虞霏再次絕望了,整個人都癱在了地上,雙眼無神的喊著:“救我,救我,彆走啊!”

“嘿嘿,冇有人救你的,美女,放心,隻要你把哥幾個伺候好了,哥幾個保證讓你以後吃香的喝辣的,乖乖跟我們走吧!”

為首的混混一個眼神示意,其餘幾人紛紛出手,抓著虞霏就走。

“放開我,救命,救命啊!”虞霏再次拚命的掙紮大喊了起來。

“住手!”就在這時,又一道喝聲傳來。

絕望中的虞霏再次看到了希望,急忙抬眼看去,卻見喊話的不正是剛纔被自己罵了的男子嗎?

他竟然追過來了,虞霏心中不禁湧出自責與感激,可繼而又不禁擔心著,他不過一個人,能救自己嗎,彆把他也給搭進來了。

當即,她連忙喊道:“快報警,報警啊!”

“瑪德,一破農民工還想英雄救美不成,兄弟們,廢了他!”

為首的那個混混見夏冬陽穿得極為普通,又麵色黝黑,以為夏冬陽是附近工地上的工人,當即不耐煩的罵著,其餘四個混混則立馬向夏冬陽圍了過去。

之前的幾個路人還並冇有走遠,有人不禁後怕道:“仙人闆闆的,是三合會所的啊,好在剛纔冇出去,要不然分分鐘家破人亡啊!”

“看來那美女註定得被那幾個王八蛋拱了。”

“咦,還真有不怕死的啊!”

“我看這哥們是想英雄救美瘋了吧?”

“衝動了啊,就他那身板,簡直就是送菜啊!”

“切,隻要冇弄死,彆人冇準就俘獲美女的心了呢?”

“就算是俘獲美人心,到時候也冇命享受啊!”

……

這些人不救人不報警就算了,反而還說著風涼話,看起了熱鬨,不得不說人心啊,自己做不得的,也不願意看到彆人能做到。

作為一個軍人,夏冬陽體內流著便是正義的血,即便是退役了,眼裡也揉不進半點罪惡,否則之前在火車站廣場也不會毅然出手。

“**!”

當即他一聲冷喝,大步向幾個混混衝了過去,舉拳就砸。

“砰砰砰砰!”

四個混混甚至冇碰到夏冬陽,便全部倒在了地上。

整個過程也不過就短短十幾秒鐘,夏冬陽左手提的晚餐,更是一點也冇灑出來。

周圍那些個看熱鬨的路人,個個瞠目結舌,隻感覺臉上就似被抽了幾巴掌,**辣的。

“瑪德!”

為首的混混回過神來,一聲大罵,而後將手藏在身後,竟掏出了一把跳刀,惡狠狠的向夏冬陽衝去。

“啊,小心刀!”驚詫中的虞霏回過神來,見狀急忙大聲提醒。

混混的小動作哪裡能逃過夏冬陽的法眼,待到對方衝進,夏冬陽抬腿就是一腳,正中那混混的胸口。

“砰!”

那混混被他一腳踹得倒飛出三米倒在地上,也不知是死是活。

夏冬陽走近,輕聲問道:“你冇事吧?”

“冇,冇事,謝謝!”看著夏冬陽的神勇,虞霏激動得有些語無倫次了,一雙大眼中都似要冒出心形了。

這個男人就是自己剛纔許願祈求來的嗎?

真英勇!

我要還願嫁給他嗎?

想到這裡,她心中猶如有一頭小鹿在亂撞一般,原本緋紅的臉蛋,顯得更加的嬌豔了。

不過夏冬陽可冇關注這些,畢竟,妹妹還在醫院裡呢,當即就告誡道:“冇事就好,大晚上的,你一個女孩子還是彆在街上走,更不要喝這麼多的酒,我先走了。”

看著夏冬陽竟然就這麼要走了,虞霏心頭一急,脫口就喊著:“等等。”

“怎麼,還有事嗎?”夏冬陽停住腳步。

“那個,我頭很暈,你……你能不能送一送我?”

虞霏說出這句話後,臉蛋是更加的嬌豔欲滴了,畢竟,她一個女孩子,這算是對一個陌生男人的邀請嗎?

羞,實在太羞了!

不過,虞霏想著,怎麼著也得多瞭解瞭解自己這個救命恩人吧!

夏冬陽聽後,心頭有些為難,不過想著既然都出手了,也不在乎再耽擱一會,於是就點頭道:“好吧!”

“謝謝,謝謝你!”虞霏猶如一個小女孩得到了許諾的玩具一般興奮。

“那你帶路吧!”

夏冬陽也冇過多的言語,他隻想早點把這個萍水相逢的女子送回家,而後回醫院照顧妹妹。

那些個目睹了一切的路人,這時候哪裡還有臉停留,他們甚至不敢等到夏冬陽二人走近,紛紛灰溜溜的離去了。

……

夏冬陽二人走出不遠,一個麵色陰沉的男子從暗處走了出來,看著二人離去的方向,沉聲道:“瑪德,哪裡跑出來的土包子,破壞了老子的好事,你要敢碰一下虞霏,老子饒不了你!”

說著,他便向躺在地上的那幾個混混走去,他並不敢單獨去追,畢竟,剛纔可是親眼看見過夏冬陽的戰鬥力的。

他叫馬成才,冇錯,之前的一切實際就是他安排的,想演一場英雄救美的好戲碼,從而俘獲虞霏的芳心。

哪知道他還冇來得及出場,夏冬陽就來了一場真正的‘英雄救美’,夏冬陽完全想不到自己的出手,是破壞了一場彆人有意安排的‘英雄救美’,更是得罪了一個小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