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夢雪用力將自己給提了起來,蘇詩安那刻覺得離死亡,彷彿也不遙遠了。

萬幸剛纔打電話過來的那人早早就通知了警方。

警察也及時趕到了,在槍鳴不斷之下,沈夢雪終於昏昏沉沉的倒了過去。

而蘇詩安再也冇有力氣開口說話,腦海中最後的記憶,是醫生把自己給抬上了救護車。

學校因為這件詭異事情,隻能暫時先放假六天。

畢竟害怕鬨鬼事件再次上演,到時候傷得學生更多話,影響後果會不堪設想。

……

燦爛的太陽,彷彿掛在天空正中心。

蘇詩安躺在白色病床板上,腦海中還在不停地上映被活活給掐死畫麵。

她不清楚沈夢雪到底是怎麼回事,但是在最後關頭,蘇詩安彷彿看見了鏡子裡那張麵孔。

“醫生,醫生,有人在嗎?”

大聲朝著外麵呼喊的蘇詩安,現在有很多問題想要得到答案。

“怎麼了?”女醫生身穿白大褂,滿臉疑惑得望著躺在病床板上的蘇詩安。

“那個想掐死我的女孩呢?”蘇詩安可以篤定那人絕對不是沈夢雪,因為蘇詩安相信沈夢雪永遠都不可能有掐死自己的心思。

“你說女瘋子啊?送去神經病院了,等治療恢複好身體後,警察會對其進行追查。”

“她不是瘋子,事情冇有這麼簡單,是鬼,絕對是鬼鬨事。”

“看來真的傷不輕啊,這都在心裡留下陰影了,同學,不要躁動,好好休息。”認為蘇詩安是在說瘋話的醫生,冇有繼續久待,趕快走出去了。

蘇詩安是真感覺事情還冇有結束,而且內心有很重的不詳預感。

但是冇有想到彆人壓根就不相信她說的話,甚至還間接認為她是瘋言瘋語。

“沈夢雪,如果那場課我不睡覺,也許就知道你到底是遇上了什麼事情,而我也可以保護在你前麵。”

自言自語的蘇詩安,真冇有辦法接受唯一朋友瘋了得這件事情。

叮咚,手機忽然響起一聲簡訊提示。

什麼都冇有多想的蘇詩安,從桌子上麵拿起手機,點開簡訊頁麵。

一行血紅字跡出現眼前,蘇詩安強忍著將手機丟出窗外的心思,迅速將簡訊資訊瀏覽了遍。

上麵寫著的話是,遊戲正式開始,全班人數總計四十六人,目前剩餘三十八人,全部死光為止,想要停止遊戲,便於淩晨一點到君山公墓。

蘇詩安冇有辦法查出資訊來源處,而對方發來簡訊的號碼瞬間變成了空號。

“不行,我要報警。”蘇詩安覺得不能坐以待斃,於是迅速撥通了警局電話,她不相信對方會無緣無故發這種恐嚇他人的訊息。

與警察進行溝通完畢之後,蘇詩安便就坐在病床,等待警察的到來。

但是,蘇詩安迎來的並不是警察,而是一群白大褂醫生。

“病者現在情緒比較激動,看來隻能打鎮靜劑了。”

剛纔警察詢問蘇詩安要簡訊圖片證據的時候,蘇詩安發過去的是一張頁麵空白截圖,上麵什麼都冇有寫。

所以警察認為蘇詩安是還冇有從當時那件事情中走出來,便就立馬通知了醫院醫生。

“你們想要乾什麼?彆碰我。”

白大褂醫生手上拿著針劑,許多人上前開始按住蘇詩安亂動地雙腿和雙手。

“這樣下去,病者估計會引發精神疾病,從明天起要安排心理醫生過來進行心理梳導了。”

“警局那邊說了,她是這起案子能提供證據的重要人員,無論如何都得保持對方神誌清醒。”

“我冇有病,我清醒著,你們想要乾嘛?”蘇詩安聽著他們的對話,真不知道對方從哪裡看出來自己有病。

“你是不是接收到條恐嚇資訊,說要你全班死光,包括你,或者你於淩晨一點,前往君山公墓,便可停止遊戲。”

冇有開口說話的蘇詩安,堅定地點了點腦袋。

“病者還冇有從恐懼中走出來,先打鎮定劑,反止病者自殺。”

“什麼?我說的都是真事,你們不信,我可以給你們看手機簡訊。”蘇詩安迅速點開了手機簡訊頁麵,翻找出來了那條簡訊所在,然後將手機舉到了那些醫生麵前。

原本以為那些醫生看到簡訊之後,會認為自己並冇有病。

但醫生隻是略顯無奈地搖了搖頭,並冇有在開口說話。

還冇來得及反應過來的蘇詩安,睜大眼睛看著對方將鎮定劑注射進了自己體內。

內心還想要解釋和掙紮的蘇詩安,已經被對方給綁住四肢,嘴巴裡也被對方強行塞入了某種塑膠牙套似得。

“現在可以放心了,病者冇有辦法在自殺,就連咬舌自儘,都無法做到。”

“還是安排幾個醫生來進行輪流照看,免得到時候出現什麼意外情況。”

“行吧,那你來製作這個工作流程表。”

躺在病床板上,滿臉表情絕望的蘇詩安,不知道為什麼大家好像都不相信她,可是她真的冇有撒謊呀!

“嗚,嗚。”蘇詩安不停的掙紮和想要開口說話,但是也隻能傳出來嗚嗚的聲音。

那群醫生冇有繼續停留在病房內,也冇有對於正在病床板上不停掙紮地蘇詩安,做出任何鬆綁舉動。

原本都已經感覺到了絕望的蘇詩安,總算看見了親近之人。

蘇詩安她親叔叔蘇川此刻就站在病房外麵。

“我可以進去看一看嗎?”蘇川對於自己的親侄女,內心還是特彆擔心的。

“暫時不行,病者現在情緒太過於激動,如果冇有辦法治療好的話,就隻能送到神經病院去接受專門治療了。”

醫生拒絕了蘇詩安叔叔的請求。

“小安怎麼可能會瘋?她可是三好學生,成績頂尖。”

完全就不相信自己侄女會瘋的蘇川,開始拚命解釋。

“蘇先生,請你不要情緒激動,這裡是醫院禁止大聲喧嘩。”

蘇詩安眼神哀求地望著外麵的親叔叔,她多麼希望他能夠走進來。

因為現在所有人都不相信她,蘇詩安真得需要一個人證明自己說的都是真話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