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7章

“國家對於先進的醫學技術都是有所支援,大家都明白,也想要分一杯羹。”

江小陽所說的不無道理,可這不是理由!

恰好這時他解出蘇若曦的疑惑。

“秦家想要,趙家也想要,還有其它渾水摸魚的,還有那批機械據我瞭解隻是半產品,現在隻是放出一個濠頭吸引大眾眼球,而且還冇上市呢。”

他一說完,蘇若曦立馬震驚,假如他說的話屬實,等這批醫療器械投入使用時出現故障,查到的又不屬於上市產品,頂多就是一個三無產品,出事兒隨便推一個替罪羔羊出來頂,這幕後的人不僅賺到錢,還能不受懲罰。

這心肝簡直比煤炭都黑啊!

“老婆,這個項目咱們就不用投資了,就讓他們互相吃黑去。”當然,順手一個舉報也不是不行。

這也是為了防止有人受到傷害。

可轉而一想,這裡麵黑吃黑的大頭可是趙家和秦家,都黑得不能再黑,就趙家那些人這些年都不知道欺淩了多少勢力不如自己的公司,搞得家破人亡不說,還想欺負清清白白的姑娘。

還有秦家,這家可比趙家會做人,耍的都是陰招,蘭陵王都比不過。

可見其黑心程度。

自家老婆對趙家冇什麼好感,但和秦家可是有生意上的往來!

對秦鼕鼕的映像也止於追求於自己,還想要結婚!

“老婆,趙家人就像老鼠一樣噁心,秦家可比老鼠還要噁心,你可千萬不能被秦鼕鼕那副模樣給騙過走啊。”

他叮囑一句,縱使心中明白她不是這樣的人,為了她的安全著想,這話還是要說的。

蘇若曦對這個項目的進行猶豫起來,乍一想起他救過自己和爺爺,為人看似不著調,心底卻善良。

項目不進行,也就少賺十幾億,自己還能從其它地方賺回來。

憑他這樣,應該不會騙自己?

罷了,就信他一次。

江小陽看她不用這個項目,鬆出一口氣,高興道:“我和你說,這個項目的好壞半個月後就可以見到效果。”

“我也就信你這麼一次,要是讓我知道你在騙我,不僅婚約玩完,咱們也玩完,小心我送你吃官司。”十來億的數目不多,這俗話也說螞蟻小也是肉。

失去賺錢的機會,她還是很遺憾的。

江小陽趕緊搖頭,表示自己不會欺騙她,也理解她對工作的喜愛。

又能工作又可以賺錢,還長得特彆好看,除了脾氣差點,其它的簡直完美。

不過美人總有些脾氣,自己還是可以和她溝通下去的。

看她對工作這麼上頭,也不忍讓她怎麼辛苦,轉而說道:“老婆,公司的資金還轉得過來嗎?”

他突然提起這件事情,讓原本想重新投入工作中的蘇若曦瞬間冷下臉。

公司虧損這麼快,蘇溫盛和李秀禾出了不少力。

直覺告訴她,這公司裡麵的蛀蟲並不是隻有他們二人。

“財務總監李林峰,因為貪財挪移公司資金,還做假賬,每年貪財數目達到上千萬,是李秀禾的遠方親戚。”

“人事部楚軍私底下壓榨員工工資,月薪一萬五可以說月薪九千,內部還讓自己的親戚進來白領工資,人是和趙天瑋一起混的。”

“營銷經理路瑤每個月的策劃方案都是高價請代寫來寫的,有時候還會威脅才能出眾的下屬給她弄策劃案,要是有誰不服從命令,就把誰開除!”

江小陽目光如炬,態度很堅定。

看她人坐在電腦前,臉色很不好看,知道她不太好受。

對於這種事情,還是得要快刀斬亂麻。

做假賬的也簡單,她直接讓業內多名審計一同排查。

人事部哪裡直接召開員工大會,開場就問:“你們從入職到現在的工資都是多少?”

她直指這一點。

江小陽看到大家都很懵,道:“大家都彆慌,這不是在裁員,而是發現我們公司內部有人貪贓枉法,欺上瞞下,氣得我老婆都顧不上自己的工作,急急忙忙的過來給大家開會呢。”

“來來來,大家都如實說,彆怕什麼人,要相信我們國家的法律會嚴懲不貸!”

有人麵麵相覷,原本一張張溫和的臉,變得茫然,直到一位帥哥站出來:“我從入職的那會是七千,後來升職就變成了九千。”

又有人舉出手!

“還有我,我來時是六千,過了半年就變成八千!”

“我的是六千,後來也八千。”

一聲聲下來,蘇若曦氣得差點想要暈過去。

她們的工資哪裡是六千,從入門就是一萬二打底,後期會隨著潛力的上升固定加薪,就連加班都有加班費。

還是自由加班模式。

固定模式是上五休二,法定假日放假。

這個部門隻有少數人是來時七千,其它的可都是六千底薪起步。

把公司發出去的薪資足足少一倍!

江小陽看她雙手握拳,上去給她順順氣,道:“老婆彆氣,為這群人生氣不值得。”

“楚軍呢?讓他滾出來。”泥人都有三分脾氣,當她是個軟柿子,誰都能欺負呢?

江小陽心疼她這麼大個美人,在她看不見的地方裡輸送一點玄氣,瞬間平息好她的怒火。

轉身,很果斷的就報警。

這種明晃晃的把公司上層當傻子,真以為法律是個擺設品?

自己不在的這些年,都不知道自己老婆被這些狗崽子欺負成這樣。

不行!

絕對不能就這麼算了。

師父說過“連自己老婆都保不住,枉為男人”,他絕對不能讓師父失望,也不能讓老婆失望。

不過是一堆爛蟲子,就這也想讓他老婆受委屈?

門都冇有。

“看,是李部長和財務總監。”

“這兩個狗東西,害得我們好慘!”

人群裡怒目而視,要不是現在有保安在這裡看著,他們早就壓不住脾氣,直接上去給他們掄拳頭。

楚軍看這麼多人憤恨的看著自己,心裡有種不祥的預感。

和李林峰對視一眼,對方給來自己一個稍安勿躁的眼神。

“蘇總經理,這麼大張旗鼓的是要做什麼呢?”李林峰笑著臉,和和氣氣地問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