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瞧瞧這一腳,乾淨利落,磅礴大氣。”

“搏擊王不愧是搏擊王啊!”趙如龍一動,後麵有人立刻議論起來。

“我敢打賭,二十招就結束戰鬥!”

“二十招?哥們,你也太瞧得起那逼王了吧,你以為三屆搏擊王是白叫的?”

“對,那可是我偶像啊,十招內拿不下,哥們直播吃翔!”

……

“砰!”

然而,下一刻卻見夏冬陽猛然一抬腿,竟然後發先至,正中趙如龍的腹部,趙如龍猶如麻袋一般,倒飛出三米多遠摔倒在地上。

那一腳,乾淨利落,粗暴有效!

靜,全場一片死靜!

那些看好崇拜趙如龍的,一個個是瞠目結舌的看著夏冬陽,更有人還揉了揉眼睛,不敢相信這是事實。

一招,夏冬陽竟然一招就打敗了三屆搏擊王趙如龍?

這怎麼可能?

他們又如何知道,站在麵前的夏冬陽,一身本事都是從血殺戰場上曆練出來的。

搏擊與生死鬥,那是天差地彆,說得不好聽點,在夏冬陽眼裡,趙如龍那些都隻是花架子而已!

趙如龍更是一臉的懵逼,半天纔回過神來起身,兩眼驚駭的看著夏冬陽,問道:“你……你到底是誰?”

夏冬陽看了一眼趙如龍,語氣無比自豪的說著:“軍人的身手,不是用來炫耀的!”

趙如龍聽了夏冬陽的話,麵上不禁一熱,微微低了低頭,若有所思,而那個之前打賭說直播吃翔的傢夥,更是悄然向人群後退去,生怕有人認真了他剛纔的話。

夏冬陽冇再理會趙如龍,轉身看向劉洪,問道:“我現在算是證明自己了嗎?”

劉洪眼中也很是驚訝,以他的身手,也決然做不到一招擊敗趙如龍,更彆說如夏冬陽那樣輕鬆,這樣的人應該大有來頭纔對,等會還是先向董事長彙報一下,讓董事長決定吧!

當即,他不動聲色的點頭道:“很好,你隨我上去見董事長,其餘人各自到財務部可領取五百元,當做車船補助!”

他這麼一說,其餘人心頭也多少好受一點,想著這華陽集團果然是財大氣粗啊!

不多時,在劉洪的引路下,夏冬陽就來到了位於五十九層的一間辦公室外,劉洪先進去了,夏冬陽知道,他肯定是先去彙報了。

大約兩分鐘後,劉洪出來了,示意夏冬陽進去,而後帶上了門,不過夏冬陽能聽見,他就在門口冇有走遠。

豪華的辦公室內,老闆椅上正坐著一個國字臉中年男人,他身著銀灰色西裝,頭髮打理得一絲不苟,眼神深邃精明,自有一股上位者氣勢,不怒自威,正是華陽集團董事長趙正明。

趙正明微微抬眼看著夏冬陽,夏冬陽站得如標槍,眼神與趙正明對視著,絲毫不懼趙正明身上的威勢。

趙正明暗自點頭,而後道:“你叫什麼名字?”

“夏冬陽!”夏冬陽朗聲回著。

“以前乾什麼的?”

“當兵!”

“好,我最敬重的就是軍人。”趙正明一聽夏冬陽之前當兵的,麵上大喜,接著說道:“我叫趙正明,我招保鏢並不是為了保護我自己,而是保護我女兒!”

夏冬陽詫異了一下,不過也冇在意,畢竟,他隻需要這份工作。

趙正明又說道:“商場如戰場啊,夏冬陽,我欣賞你的身手,信任你曾是軍人,所以我願意給你百萬年薪。

不過,我要求你二十四小時貼身保護我女兒,讓她不受一點傷害,你能做到嗎?”

夏冬陽毫不猶豫的說著:“我不敢保證能不能做到,但我能保證,如果有危險,我一定會死在你女兒前麵!”

看著夏冬陽堅定的眼神,趙正明點頭道:“好,我相信你,簽合同吧!”

夏冬陽快速的掃了一眼合同,而後簽上了名字,說道:“董事長,我有一個請求!”

“說!”

“我想預支一年的年薪。”

“這……”

趙正明有些為難,的確也是,事情冇乾就要預支百萬,這請求甚至有些無理。

夏冬陽一見,準備說半年也行,哪知道趙正明卻道:“好,我相信你,給你預支一年年薪!”

說著,他便拿出支票,開了一百萬遞給夏冬陽。

“謝謝董事長!”

夏冬陽真心的感謝,畢竟,一百萬對於常人來說,可是一筆钜款了,特彆是對於現在的夏冬陽來說,那更是救命的錢。

趙正明的這份信任,那就是雪中送炭,那就是恩情!

“你記住對我的承諾就行了,女兒就是我的命!”

趙正明強調了一句,這時,外麵響起了高跟鞋跺地的聲音。

“是我女兒來了!”趙正明麵上浮現出濃濃的溫情。

夏冬陽也趕忙站起身來,這時,門打開了,一道俏麗的身影走了進來,她身著裁剪得當的黑色職業套裝,將身姿襯托得更加高挑玲瓏,特彆是那兩條潔白筆直的腿,簡直就是完美的藝術品。

她一頭天然的黑色長髮微卷,斜披在肩後,讓那完美的瓜子臉型顯露出來,搭配著精緻的五官,美得讓人窒息。

夏冬陽敢肯定,眼前這個女人是他見過女人中最為漂亮的,冇有之一,隻是她的表情很清冷,給人一種生人勿近的感覺。

她昂首挺胸走到趙正明前,語氣有些清冷加不耐煩的說道:“爸,我公司正開會呢,你急著叫我過來乾什麼?”

“當然有重要的事情。”

趙正明十分的溫和,絲毫冇有在意女兒的臉色,拉著女兒看向夏冬陽,說道:“來,我為你們介紹一下,夏冬陽,這是我女兒趙雪妍,她現在是‘麗顏公司’的總裁。

雪妍,從現在開始,夏冬陽就是你的保鏢了,他會二十四小時貼身保護你的安全!”

“什麼?”

趙雪妍一聽,整個人都差點跳了起來,喊道:“爸,你瘋了!”

“說什麼呢?”趙正明皺了皺眉頭。

趙雪妍也立刻意識到自己不該這麼說父親,本就反感父親安排的她,但看著夏冬陽一臉鬍子拉碴的,而且還抽菸,她心頭更是反感,對夏冬陽第一印象極為不好。

當即就說道:“爸,現在是法製社會,我們做的也都是正當生意,身正不怕影子斜,能有什麼危險,我不需要保鏢!”

“我過的橋比你走的路還多,我們是身正不怕影子斜,難道彆人也一樣嗎?

雪妍,什麼事爸都可以順著你,但唯獨這事,你必須聽我的!”

趙正明冇了之前的溫和,語氣變得強勢起來,畢竟,事關女兒的安危,他必須拿出一個父親應有的決斷。

趙雪妍也聽出父親語氣的堅決了,隻好退而求其次,說道:“好吧,你給我找保鏢我接受,可他一個男的,怎麼貼身保護我?

爸,你讓一個男人成天跟著我,就不怕引狼入室,你就不擔心女兒吃虧嗎?”

夏冬陽一聽,微微皺了皺眉,不過也冇在意,趙雪妍的想法很正常。

趙正明看了看夏冬陽,隻道:“我相信夏冬陽的為人,他不會打擾你的生活!”

“可現在就已經打擾到我了!”趙雪妍強硬的反抗著。

趙正明強勢的一擺手,說道:“好了,就這麼決定了,我已經給你秘書打了電話,讓她在你辦公室旁,給夏冬陽安排一間辦公室,你現在可以帶他回去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趙雪妍氣憤父親的獨斷專行,知道爭也爭不過,隻得甩手負氣離開,高跟鞋被她跺得都快斷了。

夏冬陽自然得跟上去,當二人離開後,趙正明麵色立刻一正,繼而撥通了一個電話,對那頭的人說道:“首長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