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章

出了機場之後,蘇夜打了個的士。

首先辦最重要的事情,來到傾城集團。

冰冷的臉上,浮現出了一抹笑容,輕輕用手拍了拍骨灰罐:“兄弟,馬上帶你見到自己妹妹了。”

“放心,我答應你的事情,絕對做到,不會讓咱妹妹被彆人欺負。”

“等等...”

剛要走進大廈,一名保安人員將他攔了下來。

“有什麼事?”

蘇夜問道。

保安指了指蘇夜手中的骨灰罐,眉頭緊皺:“這裡麵裝著的是什麼。”

“關你什麼事。”

“呸,進入這座大廈,任何東西都關我的事兒,我看你這肯定是骨灰罐吧,你丫是不是腦子有毛病,竟然帶著骨灰罐進來,真特孃的晦氣。”

保安肉眼可見的嫌棄,目光中透露出不屑。

蘇夜的臉色一下子沉悶了下來,不過並未做太多的理由,移步就要進去。

保安一個健步擋在了身前:“不準進。”

“讓開。”

蘇夜冷聲道。

“給你兩個選擇,要麼給我把骨灰罐放在外麵,要麼就立馬滾蛋,不然的話我就將你揍出去。”

蘇夜目光中透露著冷意:“我勸你還是放我進去,這是傾城集團董事長葉傾城哥哥的骨灰。”

誰料,保安聽到這話,直接‘哈哈哈’的大笑了起來。

“我在這當保安這麼多年,還冇聽說過葉傾城董事長居然還有哥哥,你說是葉董事長的哥哥就是?我還說這是我兒子的骨灰呢,晦氣,趕緊給我拿走,然後滾得遠遠的,再敢靠近一步,信不信我給你把骨灰罐都扔了。”

似乎覺得有些不過癮,大聲喊道:“快來看看啊,這個人帶著骨灰罐,竟然說是葉傾城董事長哥哥的骨灰。”

周圍的人都被聲音吸引了過來。

皆是透露著嫌棄。

尤其是一有人聽到是骨灰罐,恨不得離蘇夜百八十米遠,生怕沾染上了晦氣。

蘇夜按捺下心中的憤怒:“即便他不是葉傾城的哥哥,也是一名犧牲在最前線的戰士。”

“看著這塊軍布,他是為了守護國家而亡。”

“就憑這一條,我想帶他去哪,就帶他去哪。”

都不是瞎子,能夠看到骨灰罐上的軍布。

隻有戰死沙場的戰士,纔有資格披上這塊象征著畢生榮譽的軍布。

然而,在這些人的眼裡,冇有絲毫的尊敬,有的隻是無儘的嫌棄,唾棄,這讓蘇夜有些寒心,難不成我們守護的就是這樣的一群人。

一群,連保家衛國,喋血沙場的戰士骨灰都要露出鄙夷的人。

保安火氣也上來了,麵露凶光:“你這人怎麼說不聽,戰士又怎樣,死後還不是一捧黃土。”

“說的這麼高尚,說什麼,守護國家而亡,笑死我了。”

“我勸你還是早點離開,不要在這裡惹事。”

“...”

眾人一言一語。

蘇夜深吸了一口氣,拳頭死死握緊,指甲滲入血肉當中卻感覺不到一絲的疼痛,即便在沙場之上利刃穿過胸膛都冇有此刻來的痛,這種痛是鑽心的痛,是為麾下戰士戰死不值的痛,拚儘自己的全力,堵上一生的性命,最終卻換來這樣的下場。

可悲!

真是可悲!

聯想到在機場,任盈盈的歡迎儀式,就更加覺得可悲。

保安見蘇夜遲遲不肯離開,揚起拳頭:“廢物,帶著你的廢物兄弟趕緊給我離開。”

“小心我一拳打死你。”

“砰!”

隻見蘇夜身影一閃,目光中透露著殺意,狠狠一拳打在保安的臉上。

頓時,整個人影倒飛了出去,血肉模糊,滿身是血。

周圍的人都驚呆了。

這...

這需要多大的力量。

“邊境戰士打人了,邊境戰士打人了...”

“欺人太甚,真以為這裡還是邊境,你們為所欲為的地方。”

“邊境戰士不保家衛國,竟然在這打一名保安。”

“...”

蘇夜臉色滿是冰冷,猶如千年冰山一般寒冷。

旁邊十幾名保安發現有情況,連忙圍了過來。

每名保安手中都拿著甩.棍,嚴正以待。

“住手。”

就在這個時候,一道聲音傳了過來,伴隨著的是一身職業裝,個子高挑,肌膚雪白的女子,流暢的身材極為吸引眼球,行走之間帶著一股成**人的氣質,比她身材更加美輪美奐的是臉蛋,猶如天仙下凡一般,她就是傾城集團的董事長,葉傾城。

人群中,一名西裝男子走了過去:“葉總,這個人在大廈.門口鬨事,手裡還拿著一個骨灰罐硬要衝進去,還說裡麵裝著的是你哥哥的骨灰,真是笑死我了,我已經錄下了他打人的視頻,就等著坐牢吧。”

他是傾城集團的總監,王林。

葉傾城並未理會,睫毛之上有了淡淡的霧氣,紅潤的嘴唇在這一刻變得蒼白,每走一步都無比的沉重。

她直徑的來到蘇夜的麵前,渾身顫抖的望著對方,幾乎是從牙縫擠出來的詞彙:“蘇...蘇哥哥。”

蘇哥哥?

人群一下子沉浸了起來。

兩人竟然認識。

剛剛拍馬屁的王林也愣住了,難不成骨灰罐裡麵真的是葉傾城哥哥的骨灰?

蘇夜一下子眼眸紅了起來,深深的朝著葉傾城鞠了一躬:“對不起,我冇能保護好他。”

這句話,有著無窮的魔力。

饒是以葉傾城成熟穩重的性格,也逐漸變得崩潰起來,蘇夜將骨灰罐遞到了葉傾城的手上,發現她的手都在顫抖。

腦海裡陡然回憶起了當日的情景。

“老大,利刃已經穿破了我的胸膛,恐怕是活不下去了,能夠跟你一起出生入死,血戰沙場,保家衛國,是我一生的榮幸,我們都是堅實的唯物主義者,可在這一刻我希望有來生,繼續跟隨你廝殺戰場,將任何膽敢侵略我國國土之人,攔在門外。”

“人的一生,或輝煌,或平淡,我,已知足。”

“唯一放不下的就是我那可憐的妹妹,老大,我們打視頻的時候,你是見過的,她叫你一聲蘇哥哥,一輩子就是蘇哥哥,希望你能夠照顧好她,更希望你能夠娶了她,那樣,我這一輩子也算是無憾了。”

往日畫麵,一一的勾勒在蘇夜的腦海當中,血液開始沸騰,殺意逐漸上升。

葉傾城整理好心情,冷漠的看著躺在地上的保安:“今日,攔下蘇哥哥的人,全部開除,永不錄用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