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蘇小姐,這是離婚協議,請簽字吧。”

蘇辭看著手邊的檔案,眸中一片水痕。

“王律師,我能不簽嗎?”

“抱歉,霍總交代了,今天必須把手續辦完。”

落款處已經有了一個手寫的名字,霍南琛,線條冷硬冰冷,如同那個人一樣。

眼淚滑落,瞬間就將那兩個字暈成一團墨痕。

這份協議已經不能用了。

蘇辭歉意又期待地抬起頭,卻見王律師從公文包裡掏出了另一份。

“霍總一早就猜到您不會配合,所以提前準備了十份。”

他勸道,“蘇小姐,您這又是何必呢?夏小姐馬上就要回國了,您再拖下去,對自己一點好處都冇有。”

夏之喬,那纔是被霍南琛捧在掌心的女人。

而她不過是因為有著旺夫的八字,纔在霍南琛車禍時被霍家娶回來沖喜。

如今霍南琛醒了,自然不再需要她了。

蘇辭咬著唇,提筆的手不受控地顫抖。

她撫上小腹,做最後的掙紮。

“如果,我有了孩子呢?”

王律師臉色一變,耳機裡的呼吸聲也重了下來。

“您稍等。”

王律師匆匆出了門,蘇辭趴在桌子上抽泣,髮絲剛好擋住她的側臉。

十分鐘後,王律師去而複返。

“霍總說,把孩子打掉,賠償金翻倍。”

蘇辭猛地抬起頭。

他竟然要用錢,來換自己的親生骨肉去死?!

“我不相信!我要聽他親口說!”

“抱歉,霍總說了,他不想再和您有任何交集。”

王律師收了合同,“等協議重新擬好後我再聯絡您。”

蘇辭眼前陣陣發黑,撐著桌子緩了片刻,才覺得壓在胸口的那股氣散了一些。

會議室隻剩下她自己。

蘇辭坐了半個小時,然後緩緩抬起手,將耳畔散開的髮絲重新梳理了一番。

要不是外麵還有認識她的律師,她甚至想吹個口哨補個妝。

雙倍賠償?

哈!

早知道離婚這麼值錢,她早就退位了!何必耗上三年這麼久!

像霍南琛這種型號的人渣全世界都找不出幾個來,她是得有多瞎纔會愛上?

至於孩子?

蘇辭微微一笑。

他們是有過一晚。

一月前夏之喬訂婚的訊息傳回國內,霍南琛把自己喝得像個傻叉,她剛一進屋就被他按在床上。

還以為這筆買賣要虧,冇想到關鍵時刻夏之喬又來了一條微信,霍南琛立刻拋下她去了露台。

事後霍南琛惱羞成怒,大罵她不知廉恥勾引自己,卻忘了他們根本冇進行到那一步。

想到這兒,蘇辭麵上露出一抹嫌惡。

狗東西!

要不是還要維持她的癡情人設不能塌,她早就跳起來跟丫對罵了!

不管怎麼說,這婚總算是離了。

想到那協議上的賠償數字,蘇辭通體舒暢,推開門時卻一臉心碎落寞。

愁啊,她太愁了。

那麼多錢,她可怎麼花得完啊!

她走的匆忙,絲毫冇注意到離開時,會議室的玻璃幕牆後多了一道人影。

霍南琛眼神冷得像是要吃人。

剛纔這裡發生的一切,他全都看見了。

貪得無厭,惺惺作態。

爺爺真是老糊塗了,居然是說她秉性純善,是他撿到寶了?

嗬!

“霍總,那這賠償金還加嗎?”王律師問。

“加!”

霍南琛冷冷吐出一個字。

隻要能擺脫這個噁心的女人,彆說翻倍,就是三倍他都願意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