賭,當然賭。張華達嬉笑著,把一百元放在盤子裡。

長出入酒吧的人,多少也是家底豐厚,她可不會為他們心疼這一百元錢。

她是窮人,他們一百元算不了什麼,她卻可以拿這一百元給孤兒院的孩子們吃一頓好的。也可以慢慢的存夠錢離開炎家。

擺脫棋子的命運。

炎景熙站起來,朝著門口走去。

她很漂亮。

她的美不僅是在精緻的五官上,而是她獨一無二的氣質上,看似慵懶,卻有著一種讓人招架不住的嫵媚,看似甜美,骨子裡卻帶著一種疏離。

炎景熙走到門口,深吸一口氣。

門口走進來一個穿著黑色風衣的高貴男子,低頭,正和跟隨在身邊的男子命令些什麼。

先生。炎景熙甜美的喊道。

男子回眸,一雙異常俊美的眼眸看向炎景熙,掠過一道詫異後,變得諱莫如深的幽邃。

能不能把你的皮帶給我看一下?炎景熙目光瞟向男人的腰部,看似無害的微笑著。

男子錯愕了一下,微微擰起眉頭,更加深邃的眼眸居高臨下的沉靜的望著炎景熙。

炎景熙冇想到他是這種冰冷的反應,太過漆黑的眼神禁慾中透露著太多的理智。

景熙這下要賠錢了?張華達的聲音響起來。

男子睿智的目光瞟了一眼炎景熙身後的同學,目光又落在了眼前這個女人的身上。

炎景熙被盯的有些窘迫,手無意識的撩過額前的頭髮,再次問了一聲,給不給?

想要看我的皮帶,你準備付出什麼樣的代價?

他終於說話了,聲音很好聽,帶著天生感性的沙啞和磁性。

語氣並不輕浮,反而很深沉,有種矜貴的疏離。

嗯?炎景熙錯愕的看向眼前這個男子,還冇有說話,他握住了她潔白的小手。

他手掌溫度傳入她冰冷的手上,傳入她的血液。

炎景熙的手指微微一顫。

他拉著她的手到他皮帶卡頭的一側,在凸起的地方一按,卡頭鬆了。

炎景熙詫異的看向眼前這個俊美非凡卻冷酷優雅的男人,對上他深邃的如同漩渦一般的明眸。

他把自己的皮帶抽出來,放到了景熙的手裡。

皮帶先交給你保管,我現在還有事情,晚點還給我。他沉聲說完,冇有給炎景熙一點拒絕的餘地,轉身。

炎景熙手裡拿著這條帶著他體溫的皮帶,手掌被他握過的炙熱還在,有種侷促的感覺在心裡盪漾開來。

她不喜歡彆人碰她!

特彆是一個異常俊美的看似危險的男人!

她的大腦中會提前敲響警鐘。

可是,這條皮帶是鑽石卡頭的,一看就很昂貴。

她丟了,怕賠不起,拿走,怕被說成小偷。

炎景熙複雜的眼眸看向剛纔的那個男子,他坐在高台上的卡座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