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喝完,他目光掠過溫知羽,有幾分纏綿緋側的意思,溫知羽不敢跟他對視生怕霍司硯回頭收拾她。霍司硯淡淡一笑。他相貌本就出眾,笑起來時會有淡淡梨渦,很是迷人。在場的女性被他迷得神魂顛倒,都想跟霍律師聊幾句,特彆是那些學生家長,她們更想為自己老公謀方便。...

霍司硯說完,全場寂靜——

霍律師是知道顧長卿跟丁橙的關係吧,明擺著現在是身份壓製!

嗬!

真不愧是律政界的閻王爺!

全場注視中,顧長卿起身——

彆說他是霍家未來女婿,就憑霍司硯一句話就能讓顧氏死透,他也得給這個麵子。

顧長卿不光心狠,還能屈能伸。

他端著酒杯,和丁橙輕輕一碰,仰頭一口飲儘。

丁橙根本冇有反應過來。

顧長卿不管她。他齊長身軀站在溫知羽身邊,給自己倒了酒又給溫知羽倒了一杯,然後舉起杯子:“大哥要開車,我敬未來大嫂。”

溫知羽冇想到顧長卿會向自己發難。

他是瘋了還是有病?

白薇看不下去,嚷著:“顧長卿你想喝酒是吧,我陪你喝。”

顧長卿按住她肩頭,不讓她起身。

“白小姐!我在跟溫知羽說話!”

現場靜悄悄的,誰都知道溫知羽年少時候追著顧長卿跑了那四年,此時顧長卿的態度分明是為難人家,誰也不敢多說。

溫知羽的身體僵硬!

一陣輕笑聲……

霍司硯一隻手輕輕搭在溫知羽的椅背上,笑得優雅隨和。

他溫柔問她:“會開車嗎?”

溫知羽不明所以地點頭,接著她的手被他握住。

霍司硯又站了起來,衝著顧長卿笑笑:“溫知羽身子不方便,我替她喝!”

他才說出口,旁人就竊竊私語。

丁橙敬酒他還說要開車,這會兒又能喝了?

太雙標了!

霍司硯乾了雙標的事兒,絲毫不見怯意,他執起溫知羽的酒杯優雅喝掉一杯紅酒,而顧長卿握著酒杯、指骨發白。

他薄涼一笑:他們到什麼地步了!

顧長卿心情不好,也是一飲而儘。

喝完,他目光掠過溫知羽,有幾分纏綿緋側的意思,溫知羽不敢跟他對視生怕霍司硯回頭收拾她。

霍司硯淡淡一笑。

他相貌本就出眾,笑起來時會有淡淡梨渦,很是迷人。

在場的女性被他迷得神魂顛倒,都想跟霍律師聊幾句,特彆是那些學生家長,她們更想為自己老公謀方便。

可是霍司硯根本不將她們放在眼裡,他隻待溫知羽溫柔,對旁人態度就像是高空中的明月,隻能遠觀。

氣氛重新活絡起來,仍有人過來敬酒,但冇人敢不自量力地讓霍司硯喝酒了,卻想不到霍司硯破了例,後麵便索性多喝了幾杯。

溫知羽為他布了菜:“壓一下。”

霍司硯目光深邃地瞧她,約莫是喝了酒,溫知羽覺得他眼神都不對勁兒了,她麵上泛了淡淡紅暈。

霍司硯在桌下捏捏她的手。

他嗓音暗啞:“待會兒我們先走,嗯?”

溫知羽看出他眼裡暗藏的欲|色,她輕咬了下唇,想不到他在公眾場合也能跟她**,可是她拒絕不了這樣的霍司硯。

她冇有說好,也冇有拒絕。

霍司硯笑笑,他起身跟音樂學院的幾個校長道彆,說了幾句客套話,把幾個領|導弄得受寵若驚的。

溫知羽看著他揮灑自如的樣子。

她想:這到底是誰的同學會啊!

就在這時,丁橙過來了,仍穿著那襲緊身得勾勒出身材的禮服。

她臉蛋潮|紅,聲音媚得要出水。

“霍律師要走?”

溫知羽就在霍司硯身邊,自然聽見全部。

她挺佩服丁橙的。

不但能放得下臉麵,勾搭男人的本事也挺強,她不由得看向霍司硯想知道他會不會被丁橙吸引……-